福建天威新闻网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国内新闻 >

国内新闻

深度|从东南大海边到西北戈壁滩 福建97后“酒窝哥”:跨越祖国来戍边|70年·天路行②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-09-27 08:48:12

 封面新闻“70年天路行”特别报道组发自新疆伊吾

9月16日,新疆伊吾,下马崖边境派出所。

太阳当头,蔡振锴和同事带上装备,向48公里外的边境线出发了。

这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——巡逻中蒙边境线。

作为一名边境警察,蔡振锴说话口音,饮食习惯,看起来与本地人,没有多大区别。

但是,很少有人知道,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小伙,竟出生在东南大海边,跨越祖国来到西北戈壁滩的中蒙边境线,执守巡逻。


更没有人知道,他曾因不习惯面食,晚上饿得睡不着;他的女友,也因天南地北相距太远,黯然与他分手……

蔡振锴,出生于1997年。

福建宁德老家,与下马崖边境派出所,相距3800公里。

下马崖边境派出所管辖的中蒙边境线,有87.3公里。

这“两条线”,已成蔡振锴生命中最重要的“两条线”。

他,将如何镇守它们?


从调皮蛋到“神枪手”

97后小伙圆了军人梦

蔡振锴时常会梦到某个夏天。

他和他的小伙伴,脱得光不溜秋,一个猛子扎进海里。像一条鱼,或者一叶海藻,在水里,肆无忌惮地招摇。

阳光把他们晒得很黑。他和小伙伴儿笑着,闹着。

那是他记忆中最美的家乡福建宁德,距离新疆哈密伊吾县下马崖乡3800公里,在东海边上。

蔡振锴父母是生意人,姐姐学音乐出身。

因为家境优越,他小时候调皮捣蛋,成天上窜下跳,不是去海边游泳,就是逃课抓鱼。

13岁这年,父母认为,儿子将来从文可能性小,于是把他送进了体校。

在体校,蔡振锴运动天赋被激发出来。

教练把他安排进射击组,学习运动手枪射击。

4个月后,教练带着蔡振锴参加宁德市运动会。他不负众望,一举拿下13岁组冠军,并引起了福建省体工队射击教练的注意。

不久后,蔡振锴被招入省体工队。

在省体工队学习5年射击,先后26次站在50米口径10米气手枪领奖台,先后获得过福建省运会亚军,省青运会小组赛冠军后,蔡振锴越发渴望参军。

“从小,我就有当兵的梦想,加上看了很多军旅题材的电视剧,对特种兵特别崇拜。”

2015年,蔡振锴不顾教练反对,毅然选择中断运动员生涯,报名参军。

次年,他如愿穿上军装,来到福州某边防支队服役。

在部队上,蔡振锴熟悉了各种国内外枪械,短短23秒,就能熟练展示蒙眼组装枪支操作。每次射击比赛,总是名列前茅。因此,蔡振锴被战友亲切称为“神枪手”。


从军人到边境警察

起初兴奋后来受不了

2018年12月底,得知新疆哈密边境管理支队正在招边境警察,蔡振锴主动报名。

就这样,脱下军装,穿上警服,蔡振锴横跨祖国3800公里,来到中蒙边境线,成为一名戈壁滩上边境警察。

从东南大海边来到西北边疆线,蔡振锴起初是很兴奋的。

“刚到乌鲁木齐那天晚上,是2018年12月末,正好下了很大的雪。”

透过飞机舷窗,看到漫天飞舞的雪花,以及满地积雪,蔡振锴很激动,赶紧拿起电话跟家人打过去,“终于看到雪了”。

谁知刚走出机场,就被西北的寒冷来了个下马威,“保暖内衣穿了两件,棉衣棉裤羽绒服裹一身,还觉得冷”。

当天晚上,住进宾馆后,领队带着大家去吃饭。

“吃馕饼、萝卜丝和拌黄瓜。那是我第一次吃馕饼。”

第二天一早,蔡振锴和其他战友从乌鲁木齐坐动车到哈密,再转车到伊吾县。

寒冷干燥的天气,加上连续几顿馕饼和拉条子,蔡振锴有点受不了了。

“最冷时零下25℃,最热时接近40℃。”这在蔡振锴过去的岁月里,完全没有遭遇过。


从海鲜到拉条子

吃不惯曾饿得睡不着

经过一个月适应性训练,今年2月初,蔡振锴被分到下马崖边境派出所。

这个派出所,有着55年光荣历史,数十次获得表彰。所长巴哈德尔和教导员王磊,以及另外15位同事,都是80后。

这里的条件,只能用艰苦来形容:全乡4870平方公里,户籍居民800多人,常驻人口仅600多人。下马崖乡政府所在场镇,仅有两家小饭馆,七八家商店,没有一家宾馆,没有一家茶楼或饮品店。

蔡振锴有点傻眼。

“特别是吃的,我吃惯了海鲜,一下换成了馕和拉条子,实在有些不习惯。特别是拉条子面,每次都吃很少,有时候,饿得整晚睡不着。”

考虑到蔡振锴等新入职民警的生活习惯,巴哈德尔所长和教导员王磊安排厨房师傅,尽量满足所有人口味,早上包子馒头稀饭,中午羊肉抓饭,晚上素菜面食,桌上还配备了辣椒酱、泡大蒜。


从步巡到车巡

边境线上与沙尘暴搏斗

进入新岗位,就要立即适应新角色。

所长巴哈德尔安排蔡振锴先跟一名老警长学习,如何走家串户工作和联系企业。

今年5月,蔡振锴才算第一次踏上边境巡逻的征程。那是一次下马崖边境派出所与边防某部队的联合巡逻。

下马崖乡与蒙古国,边境线有87.3公里。巡逻方式有两种,一种车巡,一种步巡。这条边境线,全部位于戈壁滩中。

5月,戈壁滩气温已30多摄氏度。烈日“砸”在脸上,火辣辣的。

蔡振锴和同事们负重20余斤,徒步行进在戈壁滩上,水壶里的水,很快就见了底。

“最难的是走路,踩在松软的沙砾上,往前走一步,脚后跟用力,又会后退小半步。”

一个小时下来,警服被汗水浸透,鞋里灌满了沙子。

但更大的困难,蔡振锴还没有遇到。

同事阿地里江·买买提和司坎旦尔,在这里工作已经好多年。

“每年3月到6月份,戈壁滩上就开始刮大风,每天都有几场沙尘暴。”阿地里江·买买提介绍,沙尘暴才是最危险的。

“遮天蔽日,不熟悉地形的人,一定会迷路。迷路就危险了。边境线上,大多数地方没有手机信号,方圆几十上百公里,没有水源,也没有食物。”

阿地里江·买买提回忆,有一次巡逻车爆胎,当天又阴差阳错,带错了修理工具。

几个人只好按边境铁丝网,徒步走了5个小时,才找到一点微弱信号,跟派出所联系上。

“一年下来,我们起码要遇到80场沙尘暴,整个春末夏初,都在跟沙尘暴做斗争。”


从新人到得心应手

最喜欢欣赏戈壁滩日落

蔡振锴还没有亲历过沙尘暴,但他的“爱情沙尘暴”却已经来了。

今年5月的一天,女友发来信息,说考虑了很久,觉得他俩不合适。

理由很简单:3800公里太远,一年只能见一两次面,这样的生活,她受不了。

蔡振锴没有说什么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他只是回复了一句:“我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
爱情没了,生活和工作还要继续。

蔡振锴只能自我调整。

下马崖边境派出所的边境巡逻任务,每周三次。

10个月过去,边境警察业务工作,蔡振锴已基本熟悉。巡逻时,检查边境铁丝网是否有破坏,水源地和一些关键区域,是否藏匿有违法偷渡分子等等,蔡振锴已经得心应手。


日常工作中,蔡振锴还要对口联系企业和到居民家了解情况。

“下马崖乡是个少数民族乡,一开始,我根本听不懂他们说话,后来在老警长的翻译下,才慢慢熟络起来。”蔡振锴说,当地老乡非常纯朴,只要见过一面,下次遇见,对方就会主动打招呼。

到居民家中去,临走时,每家人都会挽留他们吃饭。“不吃吧,怕他们不高兴。吃吧,所里又有严格要求。所以我们去居民家,尽量选在饭点前离开。”蔡振锴说。

闲暇时,蔡振锴就看看书、健健身,或者坐在派出所院子里看日落。

“戈壁滩日落非常美。”蔡振锴说,10个月过去,他已经习惯了吃馕饼、面条和羊肉抓饭。“羊肉抓饭真是好吃,羊肉没有膻味,除了有点肥。”

想家了,蔡振锴会和父母视频。最让他受不了的是,有一次,父亲竟拿着一只大闸蟹,眼馋他。

对于未来,蔡振锴很坚定。

他说,没有办法改变环境,就去适应环境。毕竟,人的适应能力是最强的。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5 福建天威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网站地图